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认证 >

就是不愿管
* 来源 :http://www.sote.net.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9-05-01 16:52

二、提请国务院就环境保护公益诉讼中的国家或公众利益代表人问题作出专门的决定,以利于专门法院受理上述案件。从目前的实际状况来看,国家环保局及其在全国设立的环境污染监督区域办事处(如沈阳、西安、成都、南京、广州等区域),最适合作为国家或公众利益代表在公益诉讼中作为原告起诉加害人。

四、尽早制定中国海洋基本法。目前制定海洋综合性法律的条件已经日臻成熟。中国的海洋发展,是中国和平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亚洲海洋和世界海洋和平发展的重要力量。海洋基本法的制定是国家所需,民族所需。要加强我国海洋战略发展规划。可在国务院海洋战略发展领导小组领导下,整合中国科学院、国家海洋局等单位的研究机构和研究力量,消除体制和机制性障碍,开拓和加强海洋测量和远海、深海勘探与调查研究,善加组织,统筹规划,资源共享,军民结合,适应和确保我国在21世纪的海洋世纪拓展中取得优势地位和主动权。

我国的十个海事法院分布在沿海和长江的十个重点流域,具有按流域、跨行政区域设置的特点,因而对于我国的水资源保护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优势。其一,海事法院的管辖权按可航水域划分,不受普通行政区划的限制,可以从法律机制上防止地方保护主义的干扰。其二,海事法院统一管辖水域污染案件可以统一全国的司法裁判标准,杜绝各地方政府因对水域污染案件处理的渠道不统一、执法标准不统一、程序规范不统一,而失去处理水污染事件的公正性。其三,海事法院法官具有审理海上污染案件的经验和专门的法律与技术知识,能够高质量地审理水域污染案件。其四,建立海事法院专属管辖水域污染公益诉讼制度,可以有效地节省国家的行政管理成本和司法资源。

首先,根据我国现行海商法的规定,海事法院只能管辖海洋和沿海内河与海相通的可航水域,不包括未通航的河流和内陆湖泊。比如,黄河、淮河、辽河等重要跨省市河流,鄱阳湖、洞庭湖和青海湖等大型湖泊发生的水污染案件就不属于海事法院管辖的范围,而地方普通法院由于受行政区划的限制,不是管不了,就是不愿管,结果是上述水域水污染案件实际上处于无司法救济和保护状态。

六、要建立水资源市场,构建节水型社会。应在国家的宏观调控下,进一步完善水资源的政策和法规,因势利导,与时俱进,在调整社会各方面经济利益关系的基础上,限制那些损害水资源的经济活动,追究那些破坏水资源的违法行为,奖励那些保护水资源的环保人和事。

三、请最高人民法院组织相关方面开展对环境污染案件的公益诉讼等问题的研究,适时制定司法解释性文件,以便专属法院统一受理和审理上述案件。

一、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现行海商法和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明确全国水污染案件统一由十个海事法院按现行管辖范围审理所有的水污染一审案件。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任务繁重,修法事项难以列入近期日程,也可以授权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司法解释,以解决全国水污染案件的专属管辖问题。

注:该提案先后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环境保护部的答复。

但是,目前我国海事法院审理陆源污染案件在受理和审判过程中还有一些制度性和机制性障碍需要克服。

其次,根据我国的现行法律制度,对水域污染的司法保护需要有人代表国家或公众利益向法院起诉,可是,谁最能代表国家和公众这方面的利益,法律和政策层面的规定还是空白。

五、要尽快制定长江全流域生态保护规划。长期以来,长江全流域的居民一方面在“共饮一江水”,另一方面也在共同污染一江水。人们将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和垃圾不经处理地排入长江,使长江成了全流域居民的下水道。国家有关部委(国务院三建委、国家发改委以及城乡建设、国土、环保、农林、交通、水利等部门)应在中央统一部署下,立即组织专家制定保护长江全流域生态环境的规划和相关法律法规。

第三,如果由海事法院专门受理水域陆源污染案件,我国海商法和海事诉讼程序法需要进一步修改或制定新的司法解释明确规定。

上一篇:12年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