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品牌形象 >

当时真想转身就走
* 来源 :http://www.sote.net.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9-04-23 17:23

检查结束,医生说没事,我一个人推着儒康回病房,两人一路无语,各怀心事。那种尴尬与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

当年和儒康在一起时,他什么都没有,经过这十几年的煎熬,慢慢发展起来。他是个有能力的人,敢闯敢干。而我,有知识,有一份体面的工作,长得也不丑,自认温柔善良。还有我们的孩子,聪明乖巧,学业优秀。这样的生活,为什么儒康仍不满意, 为什么他需要通过另一个女人寻找存在感。我不能明白。

万般无奈中,我将事情告知于公婆,在公婆的压力下,儒康略有转变。他搬进我的房间,留宿在外的时间也略有减少,但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还在别处。我问他究竟怎样打算,他说他只想维持现状。我又问他何时能与那个女人分手,他不发一言。我想,他是不打算斩断那段情。

我托人打听小三的身份,对方果然很年轻,只有24岁,农村出来的,其貌不扬。儒康一向是个眼光很高的人,我始终以为小三是个各方面远胜于我的人,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了儒康。跟这样的女人发生外遇,儒康也不嫌丢份儿。恨意逐渐累积,我一天比一天更恨儒康,有时真想就这么离了,一了百了。有时也想去找那个小三,把她的恶行公之于众,让她丢脸我这边无比纠结,儒康那边却仍是那般安逸,该吃吃该喝喝。

导语:今年5月,儒康带着我和孩子去青岛玩,一路欢愉自不必说。回家的路上,儒康的手机响了,我离他很近,话筒里的声音自然听得很清,那是个女人,很大声地责问儒康,问他为什么不回电话。

心病导致身病,短短一个月我的体重锐减了十几斤。痛苦之下,我跟儒康商量,希望他能搬回来跟我同住。但儒康不同意,总找各种理由推辞,我们的分居生活也就继续。除去每周的固定外宿,儒康在其他方面都很正常,对孩子也无可挑剔。鉴于此,我本想继续忍下去,然而现实却不肯放过我。

今年5月,儒康带着我和孩子去青岛玩,一路欢愉自不必说。回家的路上,儒康的手机响了,我离他很近,话筒里的声音自然听得很清,那是个女人,很大声地责问儒康,问他为什么不回电话。出于女性的直觉,我觉得对方和儒康的关系不一般。碍着孩子的面,当时我没说话,等进了家门,我将儒康拉进书房仔细追问。儒康当然不肯承认,我却也不好糊弄,两人磨缠半天,儒康气急败坏地憋出一句话:就算是有第三者,你也不用担心,反正我从没想过跟你离婚。

又过了几天,儒康身体不适,医生安排住院,初步诊断是心脏问题,我担心不已,全程跟随。在被推进ct室前,儒康当着我的面又接了个电话,仍是那副低声下气的模样,回避不了的,需要家属签字,很显然,一定又是在解释我在医院的原因。我的心像被揪住了一般又痛又沉,前一秒我还在为他的身体焦急,后一秒他却当着我的面让情人安心。这时,医生来了,将他推进检查室,我拿起他的手机,想查看电话来源,但晚了一步,通话记录已被删除。我坐在检查室外,心在滴血,泪如泉涌,非常完美,当时真想转身就走,可我还是忍着,等他出来。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留意着儒康的一举一动,他仍跟那个女人保持联系,仍经常不回家。我对他说:如果真不能回来,打个电话说一声。他反过来戗我:如果不想回来,打电话又有什么用。言语里的绝情让人心寒。我真的想离婚了,反正家产也有我的一半,就让那对狗男女在一起好了。但冷静下来后我又犹豫,孩子怎么办?如何向双方父母交代?如何面对世人的眼光

7月中旬,又是一家人出去游玩,途中仍有电话进来,儒康扭转身背对我,他的声音出奇的温柔,出奇的低沉,以至于我能听到的有效信息并不多,隐约间听他说了句:孩子非让她跟着,我没办法应该是对方在责问他为什么和我一同出游,而他在小心解释。

我的日子彻底过成乱麻,想过,过不好,想离,离不了。小三毁了我的生活却安然无恙,这个世界太不公平。

话说到这里,我也就明白了,那个女人一定是小三。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非常痛苦,但为了孩子,为了婚姻,为了曾经的爱情,我选择忽视。我对自己说,也许儒康只是玩玩,他的心终究还在家里。我没有追究,儒康也就一如既往,每周总有那么两三天他不在家过夜,也不告之原因。我很清楚,他一定是去陪那个女人了。

这段时间,我的心情一直处在低谷,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孩子感觉到我的异常,不停地追问,我却什么都不能说。

我今年43岁,已是世人眼中的老女人。老不老?漂亮不漂亮?这些已不再是我所关心的问题,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情是家庭稳定、家人平安。值得庆幸的是,今年5月之前,我一直很幸福,尽管这种幸福是以被蒙蔽为前提。不幸的是,今年5月之后,我的生活因为另一个女人而分崩离析。

我不能理解,一个青春飞扬的女孩子做什么不好,和一个跟自己父亲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在一起,图什么?难道就是为钱?同时,我也无法理解,一个快50岁的男人,真能那么心安理得地享用别人的青春?

回到家里,儒康对医院里发生的事只字不提,更不解释。我忍了一天,到了晚上,还是没有憋住,等孩子睡着后,我来到他的房间,说:真不行,我们就离了吧。他不同意,说现在的日子挺好,然后又解释,都是老夫老妻了,哪儿有那么多激情,不要自寻烦恼。我不肯罢休,吵到最后,儒康终于承认了小三的存在,竟然是个80后,你就别跟她争了,她什么都没有,没名没分的。再说了,就算咱俩离婚,我也不会跟她结婚。

我老公叫儒康,比我大6岁,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年轻时也曾爱得死去活来。因为爱所以信任,我在日常生活中尊重他、相信他,对他的事情很少过问。儒康以前在机关上班,后来辞职下海,晚回家或者不回家都是常事,我从未往心里去。三年前,儒康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睡眠极糟,为了不影响他休息,我们分居了。家里有三个卧室,我和他,还有孩子,一人一个。起初也有些不习惯,但时间久了反觉清净,再说都是老夫老妻,也没了年轻人的兴头,我和他都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

孩子很聪明,她已看出我和儒康之间的不对,总试探着跟我说些讨好的话,妈妈,以后我会更乖的,你和爸爸要一起帮助我、监督我,你和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我要永远和你们在一起她的话让我离婚的决心一次又一次地瓦解。

上一篇:坚持安全第一 下一篇:没有了